黑龙江麻将走势图|心悦黑龙江麻将下载
最新電子書電子書推薦金牌推薦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總排行榜小說專題
首頁4020電子書 > 豪門蜜愛,重生天價女王 > 第250章 黑鳳

第250章 黑鳳

小說:豪門蜜愛,重生天價女王作者:木子蘇V字數:3599更新時間 : 2019-08-02 13:06:34
    顧珂跟申稟天談崩了,自然也不會多逗留,所以下了車之后就接了葉未晚的電話,好在葉未晚還是比較執著的,至少沒打一遍就算了。

    “未晚,有事?”顧珂覺得,葉未晚明知道自己在平都,特意打電話過來肯定是有事情。

    “小珂,為什么對我這么好?”葉未晚的聲音隔著電話聽起來有些斷斷續續,不甚清晰。

    “怎么突然問這個?”顧珂微微蹙眉,沉聲問道:“現在在哪里?”

    “我?”葉未晚還算比較乖,“在咖啡館坐著。”

    “說真的,如果被封黎知道又喝咖啡,估計明天的餐食又要減半了。”顧珂有些好笑地說道:“說說吧,遇到了什么事。”

    葉未晚猶豫了下,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說了出來。

    “靳北嗎?”顧珂想了想說道:“挺好,至少比秦佐昀靠譜多了,不過現在這個咖位跟他好像還不是很匹配啊,如果曝光出來對可是會有影響的。”

    畢竟粉絲都覺得自家愛豆最好。

    到時候顧珂還真怕葉未晚的粉絲在和靳北的粉絲打起來,那可怎么辦?

    “為什么不罵我?”葉未晚的聲音帶了幾分哭腔,“我明明答應顧五年不談愛的。”

    “感情這種東西怎么控制啊?”顧珂忍不住笑了起來,“未晚,我帶進這個圈子,只是想讓體驗下不同的人生而已,如果違反了公司的規定,那就把資源分流出去吧,難道為了的男神還不舍得那些身外之物?”

    “不是的!”葉未晚立刻搖頭說道:“只是薛曉澤說我辜負了的信任,說我仗著對我的縱容所以才會這樣有恃無恐……”

    “他說的也沒錯,被偏愛的總是有恃無恐,而且之前也的確沒有考慮過我就答應他了,不是嗎?哈哈,可是,如果因為這件事,讓錯過的男神,我覺得挺可惜的。”

    顧珂贊同地說道:“所以如果問我的意見的話,我覺得可以再緩兩年,比如可以答應他在一起,但是我希望能更努力一點,如果兩年后能拿到影后或者視后,可能粉絲接受的更快一點,對的影響也會降到最低,這是我最為中肯的意見。”

    “不怪我嗎?”葉未晚認真的聽完顧珂的話,有些遲疑地問道:“會對我失望嗎?”

    “不會。”顧珂微微一笑,看著天邊的云,一字一頓地說道:“未晚,于我來說,是不同于其他人的存在,我不是說過,就算全世界背棄,我也會站在身邊,一直都是。”

    ……

    第二天,巴赫雷一早就派人來接顧珂了。

    不過,許是巴赫雷知道顧珂帶的朋友比較多,所以特地派來一輛很寬敞的車,一行人都坐進去也沒覺得擁擠。

    顧珂昨晚沒睡好,所以一上車就開始補覺。

    至于為什么沒睡好,嗯……除了秦佑白,不做他想。

    卜筱紫因為太興奮,所以一路上都在拉著秦琦和藍初顏看這看那,嘰嘰喳喳的跟個出籠的小鳥一樣。

    顧珂靠在秦佑白的肩膀上,聽著她們的說話聲,慢慢的睡著了。

    她好像做了一個夢。

    顧珂不知道其他人有沒有這樣的感覺,就是當處在一個十分嘈雜的環境中休息的時候,感覺自己已經睡著了,可是的耳朵和眼睛似乎都依舊能聽到看到外界的聲音,然后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夢。

    夢里,顧珂走上了一艘船。

    船上一個人都沒有。

    顧珂四下打量,發現那艘船就是上一世自己被燒死的時候坐的那一艘。

    心慌。

    顧珂覺得有些不舒服。

    突然,身后傳來琴聲,顧珂扭頭看過去,發現一個蒙著面紗的女人坐在船舷上彈著古箏。

    “是誰?”顧珂開口問道。

    “來了。”女人緩緩開口,停了下來,看著顧珂問道:“悟出什么了嗎?”

    顧珂一頭霧水。

    她該悟出什么?

    “擁有雮塵珠那么久,難道依舊沒有悟出什么嗎?”女人似乎有些失望,突然一揮衣袖,眼看著大浪襲來,顧珂下意識地猛然抬起右手,黑氣瞬間從她的手中噴涌而出,瞬間將顧珂護在其中。

    “比我想象的要厲害。”女人的聲音再次傳來。

    顧珂蹙眉,緩緩放下手,發現自己的黑氣凝結幻化出了形狀,好像一只大鳥擋在了自己的身前,那是……黑鳳?

    “鳳凰血脈,只覺醒了鳳,顧珂,還需要再繼續努力了。”女人似乎有些欣慰地開口道:“但是不得不說,已經做得很好了。”

    鳳凰,亦稱作“鳳皇”,古代傳說中的百鳥之王。

    雄性為鳳,雌性為凰,總稱為鳳凰。

    在最初的《山海經》中曾記載,“有鳥焉,其狀如雞,五采而文,名曰鳳皇。”

    秦漢以后,龍成為帝王的象征,而鳳就成為后宮嬪妃的比喻,鳳凰的形象逐漸整體被雌化。

    “到底是誰?”顧珂看了黑鳳一眼,發現黑鳳也看了自己一眼,不知道為何心里莫名的有了一種安全感,好像再也不會懼怕任何事。

    “等擁有了凰的能力,那時候自然知道我是誰。”女人再次看了顧珂一眼,突然一甩衣袖,顧珂猛然驚醒,直接坐直了身子。

    “怎么了?”秦佑白看到顧珂這個反應,不禁有些擔心地問道:“做噩夢了?”

    “沒事。”顧珂回過神,搖搖頭說道:“就是突然驚醒了而已。”

    “快到了。”秦佑白摸了摸顧珂的頭發,低聲道:“別睡了,山上風涼,下去在感冒。”

    “好。”顧珂點點頭,重新靠在了椅背上,看著車窗外飛馳而過的風景出神。

    那個女人到底是誰?

    自己的黑氣可以幻化成鳳鳥了嗎?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顧珂收回目光,看著手腕上的黑氣,一時間有些出神,自己的手上現在干干凈凈,因為她已經可以將黑氣隱藏在自己的手掌中,自從上次被余艾薇的哥哥看到之后,她就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隨意的放在外頭了。

    這樣想著,車沒多久就停了下來。

    巴赫雷已經等在下頭,看到顧珂下車立刻就笑著迎上來說道:“顧小姐,好。”

    “巴赫雷先生,好。”顧珂點點頭,轉頭看向秦佑白。

    “秦!”巴赫雷看到秦佑白,立刻親昵地上前擁抱了下他,大笑著說道:“真是沒想到,竟然和顧小姐相識,早知道就該找為我引薦的!”

    “巴赫雷先生,這位是我的夫人。”秦佑白難得笑著說道:“的消息,太不靈通了。”

    “天!”巴赫雷果然是驚訝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說道:“我怎么以前沒有聽說起過?顧小姐竟然是秦的夫人,真是讓我太吃驚了!”

    眾人寒暄了一番,巴赫雷就帶著顧珂等人上了山。

    等到了地方,顧珂發現施加史和席曉鶴竟然都到了,最關鍵的是,席曉鶴和席科都裝作不認識自己的樣子,很顯然是故意做給施加史看的,畢竟如果他們和自己的關系很近,到時候施加史怕是要賴賬的。

    北山的手臂上纏著紗布,隱隱的還能看到絲絲血跡,臉色似乎也不太好,但是依舊出現在這里,還真是讓顧珂佩服的五體投地。

    “顧小姐。”令顧珂沒有想到的是,施加史突然走過來,朝著她伸出手,以一副蹩腳的普通話說道:“我覺得,我們好像在哪里見過?”

    沒等顧珂說話,秦佑白伸出手握住了施加史的說,淡淡地說道:“施加史先生,這位是我的夫人,想必們應該是第一次見面。”

    施加史聽到秦佑白的話,不禁微微蹙眉,隨后笑著說道:“是我唐突了。”

    顧珂看著施加史轉身離開,當下走到秦佑白旁邊,附耳低語道:“他似乎懷疑我是那晚上藏在了這里。”

    “沒事。”秦佑白搖搖頭,低聲道:“他沒有證據,憑什么說是?”

    顧珂點點頭,沒有在說話,但是她能感覺到有一道目光一直落在自己的身上,想也不用想,肯定是施加史。

    這個人的鼻子,是真靈。

    席曉鶴在外頭跟顧珂見到的那個老頭子完全不同,一副少言寡語的樣子,沒說幾句就坐在了搭起來的遮陽棚下頭,告訴他們可以開始了。

    申稟天到底還是出現了,而且他是代替莊曉龍來找礦脈的。

    “以老欺小,申稟天,可真好意思。”巧合的是,今天謝明生也跟了過來,隨行的還有周老和趙老,三個老頭子相見恨晚,聊得那叫一個開心。

    只是,謝明生很顯然也明白席曉鶴的顧慮,所以也沒有主動跟席曉鶴說話,一行人愣是裝作從不相識的樣子,也是有趣的緊。

    申稟天冷哼一聲,不咸不淡地說道:“如果不樂意,可以過來幫顧珂一起找。”

    “得了吧,我這小徒弟上場,到時候如果輸了,得多難看?”謝明生跟申稟天本來就不對付,當下故意笑著說道:“別到頭來憋著一口氣,再把自己給憋死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說是不是?”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uphw.tw。4020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114txt.com
黑龙江麻将走势图 秒速快三官方开奖 pk10职业刷流水玩法 天津时时重复 天津快乐十分平台 幸运十分彩计划 足球胜平负14场预测 北京赛车pk走势图 百胜彩票8887787 4676本港台报 四肖中特2019年中特期期准一语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