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麻将走势图|心悦黑龙江麻将下载
最新電子書電子書推薦金牌推薦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總排行榜小說專題
首頁4020電子書 > 神的游戲之我是星球的遠大意志 > 第七百八十二章:制霸南疆(八)風暴前夕

第七百八十二章:制霸南疆(八)風暴前夕

小說:神的游戲之我是星球的遠大意志作者:虛無行者北冥字數:3652更新時間 : 2019-08-02 13:05:11
    由于知道離下次經濟危機爆發時間已經不遠的原因,所以在法烏提二世被刺殺以后,從現任菲比博監國到各大行省的總督,都非常守信的表示按照之前與法烏提二世的約定,推選塞利提成為新任合眾總統。

    畢竟我們是血統高貴的貴族,即便已經沒有神靈監督我們的諾言,我們也不可能違規啦!而既然我們如約推選你塞利提當總統,那昔日法烏提二世答應我們的各種條件,那些正在履行以及沒有履行的,是不是應該加碼來酬謝我們的忠誠啊?

    開明派貴族對此則是嗤之以鼻,騙鬼去吧你們,你們為什么守約我們還不知道嗎?還要加碼?

    因此法烏提二世遇刺后尸骨未涼之時,以反對法烏提二世為首的正統派貴族,和支持法烏提二世為首的開明派貴族,就應加碼問題開始斗爭。

    當然這些貴族暗地里的密斗,自然是不能暴露在公眾視野中的,就如昔日賽斯提繼承權問題實際上是法烏提二世權力問題一樣,體現到公眾視野中的爭論焦點,就是法烏提二世的開明政策。

    正統派貴族中不乏高等大學畢業的高材生,拉出一個團來寫出山一般的論文,論證開明政策并沒能改變多少經濟危機,只不過是各種巧合讓經濟危機得以克服,三分假七分真,謊言隱藏在數據中,一時間吸引了不少眼球。

    而正統派貴族的核心論證,自然就是既然開明政策沒有起到啟蒙者吹噓的那些作用,那還不如將他們給廢除掉,不然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

    你們看看,開明政策實施以后,一些城市議會選舉居然有了財產加權,這難道不是萬惡之源嗎?居然以一個人的財富判斷他的社會地位品德高低以及參政權利,這還有天理嗎?合法的社會不應該是以血脈決定一個人的權利嗎!怎么能用財產去決定呢!

    當然,有高貴血脈的貴族同時有巨額財產,乃是最妙且最正確的世間真理,可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天啟戰爭開始以后不少商團逐漸脫離了掌控,這些商團居然想讓政治權利由財產決定,這怎么能行呢!

    并且地產也在貶值,奢侈品的價格越來越昂貴,不少貴族們的分紅越來越少,導致他們無法應付日益高昂的奢侈品以維持自己身為貴族的體面,使得許多貴族開始越來越破落,而商團權力卻越來越大。

    更不用提恨得讓人咬牙切齒的法烏提二世,這貨一路給商團大開綠燈,現在商團勢力如此,法烏提二世萬死莫辭其咎!

    正統派貴族不喜歡法烏提的開明政策,開明派貴族自然也大多不喜歡這些政策,他們只不過是被法烏提二世給拖著走的派系,雖然現在是為塞利提三世爭奪權勢,但是大多數人都清楚,爭奪的實際上是自己這一派系的權勢。

    如今開明派貴族的領袖,同時是悉伯大議會的議長,正是昔日支持法烏提二世的捕奴行省總督奈薩三世之子黎溪匿,此人對改良者的態度與他父親一樣,認為將來悉伯若是亂了,改良者必定是首禍。

    因此就如昔日納瓦拉一世政變成功以后,兩派貴族內斗使得納瓦拉一世首先犧牲的是自己的間諜系統一樣,在一陣內斗以后,開明派貴族首先犧牲的也是法烏提二世扶持的商團,以及那些所謂的開明政策。

    當然,作為法烏提二世的黨羽,顯然不能在他尸骨未寒的時候,就廢除法烏提二世觀測一生的國策,因此開明派貴族的口號并不是廢除開明政策,而是改良開明政策。

    正統派貴族提出的論據許多都很有道理,這說明什么?說明開明政策確實存在問題啊!當然,我們作為開明派貴族,是不會廢棄開明政策的,但是開明政策既然有問題,那就不能放任不管,因此我們要實行溫和的開明政策,也就是“新開明政策”。

    開明派貴族在“新開明政策”的幌子下,一邊與部分溫和派正統貴族妥協,以換取利益,另一邊則是將開明政策中自己不喜歡的部分一律修改,比如言論自由法,特么那些啟蒙者指著貴族鼻子罵,居然不能抓,這還有天理嗎?還有王法嗎?

    所以說,所謂的“新開明政策”對比起法烏提二世時代來說,實際上是一種反動,是舊貴族對開明政策的反撲,然而商團對此卻無能為力,說到底他們不是貴族或者是破落許久的小貴族,無力抵抗占據悉伯高層的那些人。

    但是這種背叛無疑會化作怒火在心中慢慢擠壓,因為天生盲人不可悲,可悲的是視力正常的人又失明了,開明政策并不利于整個國民,卻有利于商團的政策,當他們體驗到開明政策的甜美卻又再失去以后,這種憤怒無疑是之前的數十倍。

    并且,法烏提二世開放言論報刊自由等一系列的措施,大大增強了啟蒙者對市民的影響,輿論的力量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長,并且很早以前就脫離牧師與貴族的掌控,落到啟蒙者的這一邊。

    現在社會還很安穩,當大多數人都能吃飽飯的時候,沒人愿意為商團的利益去拋投灑熱血,但是只要等到柴火燃燒起來的時候,商團的怒火將會把所有舊的一切燃燒殆盡。

    第一把柴火,是即將到來的經濟危機,經濟危機會將現有的平衡給打破,那時候便是商團的機會。

    至于第二把柴火,來自化身為普通平民正行走于巴蒂羅斯的冷弈,他要給這個世界的市民帶去一樣新的發明,以平衡擁有靈力的影響。

    請問19世紀巴黎街頭的特產是什么?冷弈的臉上露出讓路人莫名其妙的微笑——答案,是“街壘”。

    “……當底層民眾還懵懵懂懂之時,上層已經清楚,下一波經濟危機到來的時間越來越近,賽斯提三世雖然被時人評價為軟弱無力,但是仍然也不甘心就這樣步入危機,因而他在初步執政以后,還是盡可能做出一些自己的努力。”

    “可是如果一個人連手腳都被綁在一起,他的努力注定是微不足道的,只會讓他的掙扎顯得更加可悲,并且讓證據變得更加復雜:正統派、開明派還有塞利提三世自己的勢力夾雜在一起,導致局勢超出這三方,乃至超出大革命最初推動者,甚至所有人的預測。”

    “對于這一點,從大革命恐怖時代降臨以后,早期的革命者挨個被送上斷頭臺就可以看得出來,局勢已經失控。”

    ——摘自托克維的《舊制度和大革命》

    這本后來對大革命著名的反思書籍中所提到的事件,無疑就是賽斯提三世在2918年艱難的通過的任命,即提拔斯摩皮家族的奈薩作為財政大臣,進行有別于開明派貴族“新開明政策”的“賽斯提的經濟改革”,亦或者可以叫做“奈薩改革”。

    斯摩皮家族是一個有著古老歷史的家族,他可以追溯到“悉尼統一組織”,是很久以前追隨“狂人”赫爾斯起家的貴族,因而在迪馬時代,乃是當地最強大的貴族,曾經一度與多凡一世爭奪對悉伯的主動權。

    可是在攻打那羅要塞失敗以后,斯摩皮家族的實力遭到重創,從而開始逐步衰落下去,如今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貴族。

    事實上斯摩皮家族并非個例,他是一個群體的代表,即那些跟隨“狂人”赫爾斯進行“悉尼統一組織”運動,失敗以后臥居迪馬,在“大賢者”婆利古的指導下作為迪馬最初興起的群體。

    這些家族曾經在迪馬風光一時,多凡來這里留學時迪馬是他們的掌控之物,可等帕爾森王朝建立以后,圍繞在迪馬周邊的貴族,就成了追隨帕爾森王朝的新貴族,而這群舊貴族大多都被排擠在外。

    也正是因為這樣,悉伯貴族實際上是分兩批的,通過帕爾森王朝而崛起的貴族,與南疆大陸其他地區的貴族更為相近且更為守舊,悉伯如今又開始關卡林立,與這群貴族脫不開關系。

    而從赫爾斯時代持續至今的家族,大多偏重仍然保持婆利古的指導而偏重商業,即便是被排擠出上層以后,也借著之前的積累投身于商業貿易中,那些扶持啟蒙運動的所謂商團勢力,便與這些家族分不開關系。

    不論如何,在這些家族退出政治舞臺的數百年以后,他們再次被召回臺前,至少奈薩是這樣的,他原本只是一個小城普通的官吏,只不過是屬于啟蒙者之一,書寫的社評被塞利提三世注意到,從而一步登天般的被提拔為財政大臣。

    臨危授命豈敢不慎?奈薩被提拔為財政大臣,在狂喜與驚恐交錯之后,也開始了屬于自己的改革,當然他不敢進行太過激烈的改革,實際上只是做出一些削減開支、貢金這類的溫和改革,以及恢復一些被廢除的“舊開明政策”。

    然而即便是這樣的改革,也同時遭到正統派與開明派貴族的聯合抨擊,其中被抨擊最多的一點,就是他通過大量借貸以維持財政平衡,通過借來的貸款去投資國內商業貿易建設,試圖從中獲利。

    一個開明派貴族在貴族報刊中這樣抨擊奈薩:“如果說法烏提二世時代的借貸只是柔風細雨的話,那么借貸狂時代的借貸就如同傾盆大雨一般劇烈,這無疑會讓我們國家陷入借貸還貸的困境之中,宛如一個走鋼絲的小丑,一不注意就會摔下懸崖粉身碎骨。”

    因此當2918年的秋收時,財務表格被匯總完畢,顯示出經過“奈薩”的改革,經濟情況并沒有得到多少好轉,貴族們頓時便有了反對賽斯提三世財政計劃的借口,從而導致了所謂的“貴族革命”。

    神的游戲之我是星球的遠大意志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uphw.tw。4020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114txt.com
黑龙江麻将走势图 欢乐升级拖拉机 企业遵守伦理道德能赚钱吗 北京赛车有人赢钱吗 快乐10分开奖号码 足彩胜负彩预测 全国高频彩票开奖查询 网上买私彩能赚钱吗 股票配资怎么辨别实盘虚拟盘(假盘) 金融交易赚钱道德 河北11选5开奖视频直播